郑理出任中民金融执行总裁时,时任中民金融董事长陈国钢卸任,陈国钢随后亦退出中民投。上周王东芝卸任董事会主席仅保留非执行董事,意味着中民投代表已全面交出中民金融的实际权力。

现在的局势和面临的压力,比那时要缓和不少,我们有什么理由突然在汇率问题上认怂?